首页 校园资讯 化工资讯 电脑资讯 趣闻趣事 读书心得 财经理财 娱乐资讯 女性话题 it资讯 范文论文 面试技巧 人工智能 更多
首页 » 故事会» 内容正文

屋里有鬼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01:27:52

为了上班可以方便,周琴决定一个人出去租房子。

现在的房子也不是很好找,便宜的又不敢要,贵的又租不起。周琴相当的为难,家离公司太远,光是每天坐车就要花上一个小时,碰上堵车,进了公司也是挨骂。

现在网络方便,上网找找也不错。周末正好可以抽出时间来,周琴也算是让自己松了一口气。

下了班回来,周琴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,点开百度就开始查找。翻来覆去好几个都不是很满意,有的光线还不是很好。

周琴打算放弃的时候,一个广告吸引了视线。随手一点来跳出了一段字“你还在为找房烦恼?不管你是想买房还是租房,随时欢迎联系我,价格面谈好商量,我的电话13*******”

周琴摇了摇头:“这估计就是骗人的。”

周琴滑动鼠标点掉它,可是连击了好几次都没有叉掉,周琴有些疑惑了:“怎么回事?卡住了?”

突然跳出了一个对话框:“你好,我是小王,请问你是要买房还是租房?”

周琴觉得好笑,自己什么也没点啊,现在广告还真是敬业,周琴就回了一句:“租房,一个人住,你哪的啊?”

小王很迅速的回复:“我是b城,五里街的。”

周琴惊讶了一下,有这么好的事,我的公司就在那里:“真巧,我就打算在那附近租房。”

小王打了一个微笑的表情:“那还真是巧了,我这里有几组图片,你可以参考一下,如果感觉这样看不出好坏,方便的话可以过来看看。。”

周琴看了那几张图片,装饰什么的也很不错:“行,明天我正好有空。”

小王又发了一个ok的表情:“我们的地址是五里街9号楼,到了你可以直接联系我。”

周琴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的,早早的就去休息了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8点半了,洗漱,下楼吃了早餐:“妈,我一会出门看房子去。”

周琴妈放下筷子:“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。”

周琴早就知道会被反对:“妈,我都这么大了,这里离公司太远,我老迟到迟早要被开除。好了就这样!”

周琴拿了包包就出门,长直发,瓜子脸,白色的衬衫,蓝色牛仔裤,一双帆布鞋感觉很休闲。

坐了一个小时的公车到了五里街,周琴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:“你好,你是小王?我是昨天那个来看房子的周小姐。”

小王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:“你好,周小姐,你已经到了吧,我这就来接你。”

5分钟一个相貌清爽,充满阳光的男人出现在周琴的面前,周琴偷笑了一下。

小王露出了一个笑脸:“周小姐,你笑什么?”

周琴收敛了一下:“没有,只是你比我想象的要年轻,要帅。”

小王依旧保持笑脸:“谢谢夸奖,请跟我这边请。”

周琴耸耸肩,这个男人不好搭讪。

小王将周琴带到了一间较为宽敞的屋子,周琴里里外外的一遍,卧室里一张单人床,客厅也不小,就是浴室小了点,不过一个人住也没有多大的问题。

周琴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不知道月租是多少?”

小王具体的介绍了一下:“周小姐,关于月租这个问题我来详细的和你说明一下,一个月起1000元,如果是长期的居住我们有优惠。”

周琴想了想反正工作也是持久的事,有优惠也不错:“那优惠价怎么算?”

小王拿出一张单子:“长期居住我们是按每月700来算,所以是相当合算的,如果你满意一个价格,你可以再这个单子签字。”

周琴没有多想,这个价格对于自己来说就可以了:“好,那我明天可以搬过来?”

小王点了点头:“可以,我们还有负责运行李,不收费用。”

第二天,周琴就住进了这间单元房里,整理好了房间,周琴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。不知道是太累还是什么周琴睡着啦。

周琴感觉耳边总有人在说话,还有打开窗户的声音,还有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。

周琴睁开眼,已经太黑了。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可能自己睡糊涂了。

周琴去浴室里洗了一个澡,水哗啦啦的就下来了。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说话的声音。

周琴关掉水,一切很安静,幻听?于是又开了水。嘭的传来了关门声,周琴愣了一下,立刻关掉水,都没来的及擦拭就穿上衣服。

一点一点的打开浴室的门,手里握着马桶塞,才搬来就近小偷?周琴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没有人。

一点一点的移动到卧室,下一秒打开灯,还是没有人。周琴松了一口气,拍了拍胸口,可能是隔壁人家,这里的隔音不是很好可能。

住进来的第二天,周琴起的很早,看到窗户开着顿时疑惑了,我明明有睡前关窗户的习惯,难道我昨晚忘记了?

接着就发现了一卷长发,意外的恶心又吓人,可能是楼上的人掉下来,周琴不敢多想,急急忙忙上班了。

周琴傍晚下班的路上碰见了一个熟人:“张云,好久不见。”

张云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啊!是周琴,好久不见,又漂亮了,没认出来。”

周琴邀请了张云到了新租的房子:“张云,有件事我想和你说。”

张云笑了笑:“你说啊。”

周琴有些难为情:“那个。。。今晚你可不可以住我这,我本来没怎么在意,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来。。。我关窗户这个习惯是不可能忘记。但是早上起来它却开着,我有些奇怪,回到这里我就变得忐忑不安。”

张云坐到周琴的身边:“行,你都开口,我也不可能拒绝。”

吃好了饭,周琴和张云坐在客厅聊着天。

卧室里传出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周琴抓住张云的胳膊。

张云起身来:“别怕,我去看看。”

张云并没有犹豫朝前走去,打开门风吹着窗帘飘起来:“周琴你的窗户没有关。”

周琴回忆了一下:“不可能,我关了的,是从里面上锁的。”

张云进了卧室,什么也没有,周琴不安也跟着进去了。

检查了一下东西都在,这种怪异的声音持续了两天了,周琴不想在意也不可能:“刚搬来两天,就发生了诡异的事情,这房子里是不是有鬼?”

张云摸了摸周琴的头:“别乱想了,你有看见鬼了?”

周琴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张云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:“好了,快去休息吧,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
周琴拉住张云:“我很怕,你能不能等我睡了在出去,拜托。”

张云拿周琴没辙:“行行行,大小姐。你赶紧睡觉,我在你旁边看着你。”

周琴躺了下来:“张云,我们还有复合的可能?”

张云伸手握住周琴的手:“当初你妈就不同意我们在一起,复合结果也是一样,我们继续做朋友不是也很好,好了睡吧。”

周琴闭上眼睛,多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。也许是张云在周琴安心的睡着了,夜里周琴突然感觉很冷,扯了扯被子可是拉不动。

周琴睁开眼,下一秒尖叫:“啊!”

张云从客厅跑了进来,打开灯看到一脸惊恐的周琴:“怎么了?做噩梦?”

周琴摇着头:“不。。不是,有鬼。。。有鬼啊。”

周琴脸色发青,嘴唇发白了:“张云。。。好可怕啊。”

张云有些半信半疑,突然电灯暗了了。

周琴大叫起来:“啊。。。张云”

张云抱住她:“我在。。。我在这。”

灯亮了又暗了,窗户旁站着一个没有脸的女人,一身白色长衣:“滚出去。。。滚出去。”

张云拉上周琴跑出卧室,灯暗了又亮了,女人已经到了他们跟前,头发缠绕着周琴的脖子。

周琴无法呼吸,被高高的拽了起来,她拼命的挣扎:“张云。。。救我。。救我”

张云扑过去一下被打飞,撞墙了柜子晕了过去,头上涌出血来。

一周以后五里街9号楼下停着几辆警车,发现两具尸体,一个失血过多死亡,一个脖子上有勒痕,窒息死亡。

警方调查这是第二起在屋子里的死亡事件。


韩国伦理 www.pzlfw.com
珂珂信息网